?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資訊 視頻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
首頁 > 資訊 > 社會 > 人間萬象 >

(恐怖)我是裹著蛇氣出生的,從小便不一樣

分享到:

| | |   

2014-10-17 11:57:19
來源:百度貼吧   編輯:徐奮斗

  我叫林璇,今年22歲,18歲之前一直和鄉下的家奶(即外婆,當地方言)住在一起,18歲后才被允許回家和爸媽一起住。不是爸媽上班沒時間照顧不了我,也不是要送我去鄉下生活陶冶情操,家奶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因為爸媽的八字克我,希望我平安長大才不得已這么做,可是自從懂事以來,我慢慢發現這其中是另有原因,而這原因至今都令我毛骨悚然。

  小時候一直是家奶帶著我,我們住在一個叫龍眸鎮的小鎮上,鎮子不大,人口卻挺多的,很繁華。我們就住在鎮旁邊的磚瓦房子里,地面是土的,還有好些鼠洞。但奇怪的是,自打記事開始,我的印象里,就沒有過老鼠的活動,按理說我家的房子是磚瓦房,家里還有老鼠洞,可我卻沒聽過老鼠鬧騰,一次也沒有,蛇我倒是看過好多次。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天氣熱的可以把人給烤焦,床上燙的沒辦法睡,家奶就在地上打起了地鋪,家里的地是土的,鋪上席子,很是涼爽,隔著席子我能感覺到微涼的土地,涼氣絲絲滲入肌膚很是舒服。

  在朦朧中,我突然聽到了一陣沙沙聲,揉揉眼睛卻見家奶早已醒了,便要坐起來一看究竟,家奶眼疾手快地按住我,示意我別動。我微仰著的頭又躺了下去,沙沙聲就在我的耳邊挪動,捻著我的心尖。

  我常聽門口的老人們講故事,牛神鬼怪什么的,我愛聽這些,可也很怕,傍晚時分,我總會坐在小凳子上,聽著老人們說些神秘的事,頭枕著膝蓋,每每聽到嚇人之處,就伸手捂住耳朵,可還會有些恐怖的只言片語變成漏網之魚飄進我的耳朵,那種感覺,很刺激又驚悚,就像現在這樣,我很想捂著耳朵裝聽不見,可是我不敢動,家奶在我的眼里具有很高的權威性,她都不動,我就更不敢動了。沙沙聲離耳朵越來越近,我害怕地閉上眼睛,沒一會兒沙沙聲就遠了,我一彈坐起身,在房門口看到一截細細的尾巴,那是蛇!

  家奶輕輕拍著我的背,細細的安慰道:“璇子啊,沒事的,那是家蛇,不害人。”

  我拉過外婆的胳膊抱著,仰起腦袋問:“家奶,我們家沒有老鼠是不是也因為家蛇?那小明家有沒有?我看他家也沒有老鼠,家奶家奶,家里的洞都是蛇洞而不是老鼠洞嗎?”

  家奶緊抿了下嘴唇,然后笑著說:“璇子真聰明,家蛇你不傷害它,它也不會傷害你,以后若看見了,不要動,靜靜地等它游走就行了,知道嗎?”

  我聽了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那時我還不知道什么叫“以后”…… 那時的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姑娘,留著鼻涕,扎著戳天小辮子,一笑起來兩顆大門牙盡漏,夏天和小伙伴們釣龍蝦、捕蟬、捉蜻蜓,冬天和小伙伴們堆雪人打雪仗,唯一不同于其他孩子的就是,我骨骼纖長,站在同齡人中,最高最纖細的那個必然是我,頭發和指甲長的非???,而且一年四季都全身冰冷,面色白嫩,不僅曬不黑,反而太陽光一照,皮膚越發白亮,還有一個明顯特征讓我成為了孩子王,就是我的個子很高,身體柔軟,劈叉很厲害。對于頭發和指甲的問題,家奶一直強調是我的蛋白質吸收好,瘦弱是因為營養都長到指甲和頭發里了。

  我是除夕生的。媽媽是在家奶家待產的,小鎮的習俗很好玩,就是那一塊好幾家一起輪流吃年夜飯,從這家吃到那家,好不熱鬧,正當吃到家奶家時,菜都上桌了,媽媽竟然要生了,比預產期早了十幾天。所以我的生日在同齡人中是最小的,幾個小時就兩歲。生下我后,萬惡的算命先生給我算了命,導致媽媽月子沒做完就和爸爸打包回城了。由于我出生三天后就斷奶了,從小是家奶一勺子一勺子的米湯喂大的,那時也沒吃過奶粉,就是米湯。長這么大我最最羨慕的就是人家過生日了,我不僅不過生日,家奶連提也不許我在外人面前提,除夕時多煮些雞蛋就是慶祝生日了。尤其是上學后,好多同學們都過生日,而我只有送禮物的份兒,其實我只想在生日當天多收到幾聲生日快樂罷了,只想告訴自己,我來這個世界上不是罪過。

  那次見蛇之后,我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眼看過蛇,也就偶爾聽說,附近誰家,一掀開被子,一大團蛇團在那里,嚇得暈了過去,誰家整理草堆,搬開一捆草,一條蛇就竄了出來,嚇得差點背過氣。我看見的更多的是后院圍墻上的那些蛇皮,家奶在院墻腳下栽種了些扁豆,扁豆的藤子攀上院墻,滿滿的一面,開花的時候煞是好看,等掛上很多扁豆時又十分可愛,讓人感嘆生命的奇跡。就在厚厚的一層葉子下面,我摘扁豆時看見過許多條蛇皮,皺巴巴干癟癟的,上面還有清晰的紋路,家奶每次都會悄悄拿去給舅舅做藥去了,不讓我聲張。

  我的舅舅叫蕭印,畢業于北京某醫科大學中醫專業,畢業后在當地的一家中醫院看門診,在那個年代,這可是龍眸鎮的大事。舅舅后來回來就沒走了,在鎮上開個小醫館,這又引起了小鎮的轟動,至于為何放棄美好的前程回歸鄉里,這是有原因的。至于是何原因,這也正是我很想知道的,可是每每問起原因,家奶就一臉痛惜,似有難言之隱,我也就不忍再問下去了。

  要問我最喜歡誰,毋庸置疑,肯定是家奶,那排名第二是誰呢,就是舅舅,如果爸媽知道他們在自己女兒心里的排名,吃醋之余肯定也是理解萬分的,沒辦法,孩子的心很大,但世界很小,等到長大了,世界變大了,但心卻變小了。我的心可以裝得下很多人,比如幼兒園門口賣糖葫蘆的老爺爺,和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給我摘過桃子的孫大娘,甚至有逢年過節在我家門口敲鑼唱歌要錢的乞討者,我都記得他們,可是,我真正生活的世界卻只有家人,真正能上心的也只有整天在我世界里晃悠的,給我樹立價值觀的,陪我看這是時間冷暖的,給我講妙趣橫生的人生故事的,除了家奶,舅舅就是我的另一個天。

  在我看來,舅舅人生的唯一遺憾就是沒有孩子,結婚許多年舅媽也不曾有小寶寶的消息。舅舅沒有孩子,對我自然是百般疼愛,把對外甥女的愛和對不能給出的孩子的愛,全都傾注在我的身上,他最喜歡把我駝在肩膀上,帶我去摘桑果,李子,杏子,還有帶我越過茫茫人海去看龍燈。夏天的早晨,他去田間轉上一圈,回來時,我躺著的床頭柜上就多了很多覆盆子,冬天的外面,白雪皚皚,他步行十幾里,扒開厚厚的雪層,去挖被深埋在地下的草藥,路過煎餅小攤的時候,總要買上一兩個,回來時敲開家奶家的門,從懷里掏出還是熱乎乎的煎餅,那一刻我抱著胖嘟嘟的煎餅,透白的臉上就會沁出了一絲紅潤,笑得格外幸福。

  我一直不知道家里隱瞞的舅舅的事情,只知道舅舅舅媽多年無所出,直到那一次,我親眼看見了,才知道舅舅這么多年來一直在遭受著什么樣的非人折磨。

  那天我放學回家,沒見著家奶,便去舅舅的醫館看看,舅舅家離家奶家也就百來米,診所在村子通往土公路的路邊,離家奶家也不遠。那天太陽還在天上,醫館就關門了,這種情況,我是知道的,每個星期總有一兩天舅舅的醫館是突然關門的,家奶告訴我,舅舅要去外面采藥,醫館只有舅舅一個醫生,開不了門,我也就沒多想,這次看來舅舅又去采藥了。于是我轉身去了舅舅家。前院靜悄悄的,大門是掩著的,我懷疑沒有人在家,那家奶會在哪里呢,該不會在河那邊的菜園里吧,我癟癟嘴,白跑了一趟??蓜偞蛩阕叩臅r候,里面傳來了微微的呻吟聲,還有隱隱的小黑的叫喚聲。

  她推開門,看到了這輩子第一個讓我心痛的事。我的舅舅,對我百般呵護的舅舅,人前人后不落閑話的舅舅,那個高高在上受人崇敬的舅舅正無助地躺在地上,滿身抽搐,嘴里還念念有詞,舅媽和家奶一個人抱著他的頭,一個人按住他的腳,看到突然進來的我,頓時不知所措。這時,抽搐中的舅舅似乎感覺到有人進來了,看了我一眼,我嚇得一個哆嗦就無法動彈了,那眼神如黑暗中的一把利劍直刺向我,我頓時渾身一陣冰冷,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之后很長時間那種感受都刻在腦海,想起來還叫人發寒。

  家奶大喝一聲:“璇子,你出去!”

  我本來就覺得整個世界都被顛覆了,一顆高掛的閃亮之星隕落了,再被平時溫和的家奶這樣一喝斥,頓時哭了,“舅舅怎么了,家奶,舅舅是不是生病了?”

  家奶給舅媽使了個眼神,放開了緊按住的舅舅的腳,站起來就把我往外拖,我愈加認為舅舅快死了,哭聲愈大,“舅舅舅舅!嗚~”

  “媽,別嚇著孩子!”舅媽也趕過來勸說。

  家奶還是拖我,“不行,我不能讓璇子和這個世界有一點接觸!”

  “額……額……”舅舅的呻吟聲再次傳來,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唱起來。

  “媽!他快受不了了!你還管別的!”舅媽又跑回去壓著舅舅。

  家奶沒辦法,只好放開我,進了里屋,“喵嗚~”出來的時候,她懷里抱著一團黑色,我擦了擦淚水模糊的眼睛,認出了那團黑色,小黑,家奶家的貓!

  只見舅媽從桌子上拿起一把锃亮的刀沖過去,似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小黑溫順的躺在家奶懷里,舅媽撈起它的尾巴,一刀割下去,“喵~~嗚~~”綿長的吼叫聲頓時響起,小黑疼的在家奶懷里四腳亂蹬,拼命掙扎,外家奶力禁錮住它,舅媽端著碗,捏住小黑的尾巴就開始擠血,血滴到純白的碗里,混著清水散開,有種殘忍的美,血滴了五六滴,家奶終于放下小黑,它一竄,跑了。

  她們扶著舅舅著坐在地上,舅舅地抽搐的幅度和頻率已經漸小,只是不停地搓著手,舅媽給舅舅拍拍衣塵,家奶往碗里倒入了一點開水,晃了晃,拿到舅舅面前,舅舅隱約意識到要張嘴,然后頭一仰,盡數喝了下去……

  喝,喝下去了……我的嘴巴可以塞下一顆土豆,石化了。

  天空已被濃墨染遍了,夜網籠罩了整個大地,也籠罩了我的心,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回家的,起初對舅舅心疼,然后不解,再來就是恐懼,我親愛的舅舅剛剛喝了小黑的血,我親愛的舅舅是傳說中的吸血鬼嗎?那會不會吸人血?我同學神秘兮兮地跟她說過吸血鬼,還有僵尸,家奶和舅媽顯然是瞞了我很長時間,怕是從養黑貓的時候就開始了吧,記憶一晃,家里養過好幾條貓,一律純黑色,小黑是去年家奶拜托別人抱過來的,說是一定要黑色,我當時只道家奶喜歡黑色的貓,卻從未想過這貓會遇到今天這番境遇。

  前腳進門,家奶后腳就跟來了,把我叫到房里,表情凝重,“璇子,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健康成長。”

  我仰著腦袋,見家奶用干枯的手撫了撫額,滿目憔悴,我爬上了家奶的膝蓋,摟著她的脖子安慰她,“家奶,璇子會健康長大的,你別擔心,告訴璇子,舅舅沒事對不對?”

  家奶壓著嗓子,“這件事家奶最不想告知的人就是你啊!”她深深嘆了口氣,道:“唉,你舅舅是天之驕子,前途本一片光明,奈何染上了不該染的,犯病次數越來越多,他治得了別人的病,卻救不了自己,怕別人發現醫生自己也有問題,就忍痛回來了。”

  “舅舅染上了什么?”真的被吸血鬼咬了?

  “那東西。”

  “那東西?”我拉拉家奶的耳朵,為什么家奶遲遲不肯說出是什么呢?

  “鬼。”家奶忍了又忍,最終還是說出了這個字。

  我“啊——”了一聲,被嚇到了。我一怕鬼,二怕狼。在農村“鬼”這個字眼是小孩子可怕的禁忌,對于哭鬧地、調皮的、不聽話的,一嚇一個準,因為哪個孩子都怕。雖然沒見過,可誰也沒興趣去見。我在電視里看過燈火通明的城市,我知道爸媽就住在那個亮堂堂的地方,雖然很亮,但我看不見也摸不著,因為我住在一到晚上就一片漆黑的農村,最怕聽到這個了。我不知道家奶為什么還是告訴我這個血粼粼的真相,家奶大可偏偏我,說這是一種病,需要貓血作藥引,可是家奶還是告訴我了,我的寒毛從頭豎到腳,感覺背后都有眼睛看著自己,遂抱緊了家奶,嗚咽著。

  家奶告訴我,舅舅碰上的是個厲害角色,很多大神都束手無策,一犯病就只能靠貓血來支撐,而且必須是純黑的貓,可是最近的次數是越來越多了,隔幾天就犯一次,犯時只倒在地上,渾身抽搐亂說胡話,類似羊癲瘋,但比那個要致命的多。

  我焦急地問:“老頭呢?老頭不是很厲害嘛!都能讓大家相信我在這里生活會更好!”

  家奶捏了一下我的臉蛋,“沒大沒小,高老先生是長輩,不許這么叫!”然后眼睛里劃過一絲心灰意冷,“喝貓血的方法就是老先生提供的,他說幫不了忙,要時機成熟才行。”

  “什么時機?”一聽有希望,我來勁了。

  “老先生說,要看機遇,也不知道那個機遇在哪里,不知道印兒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

  “家奶……”舅舅一定可以的!

  “璇子,這件事決不可外傳,現在你舅舅是人們眼中的好醫生,等知道了他自己也有嚴重的病,就會看不起他了,甚至會出現更壞的事,名譽盡毀都有可能,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人言可畏啊。”家奶有點無奈。

  我托著腮不解,“可是舅舅這么好,還救了很多人,為什么被別人知道了還會……”

  “你還小,不懂得這個社會,哪怕你做了很多件好事,一旦被別人知道你做了一件壞事,就會被打入地獄,即使你舅舅清醒時不會做錯事,但不保證有些人不會借此打壓,你長大后,要記得家奶的話,做人做事要留三分白,不是要你不真誠,只是,不要把家底都告訴被人,讓別人抓住缺點,可能你現在不明白,以后會懂的。”家奶一下子說了好多話,我似懂非懂,但又覺得應該非常有道理,我記住了,做人要留三分白。還有……要多給小黑釣魚。第二天,舅舅如常地給家奶送來了肉,還笑瞇瞇地塞給我一個糖葫蘆,似乎昨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要是以前,我根本不會留意,舅舅笑容的背后還有說不出口的苦澀,我心疼他,祈禱上天保佑,我能做的就是給小黑釣魚。

  家奶家附近的住戶大部分都是我喜歡的,包括鄰居阿公阿婆。阿公阿婆是個退休老人,薛氏一族,兩個人都是我上的小學里的老教書先生,不過在我升進去之前早退休了,他們家和家奶家只隔了一條小道,阿公阿婆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三個兒子都成了家,在家奶家門前連著做了三家房子,老人的大女和小女兒就嫁在小鎮上,離龍眸村很近,五個兒女也各自有了孩子,在村子里的老人們看來,這樣的一大家子是非常幸福的,兒孫滿堂,都住在一起,有事也好照應,而女兒若是遠嫁什么的,有什么緊急情況就難辦了。

  我很是羨慕這樣的大家庭,經常沒臉沒皮地去串門,阿公阿婆每次看到我,眼睛都笑瞇起來了,樂呵呵地拿出糖果塞給我,而我比起對糖果的戀慕,到更多的喜歡聽阿公阿婆講故事,我自己喜歡聽鬼故事,可又怕兮兮的,所以拉著芳芳姐一起壯膽。芳芳姐是阿公阿婆大兒子的女兒,薛芳芳,我對她最多的印象就是,為人文靜,不大愛說話,總是掛著笑在一旁看著我和小伙伴們玩耍。從阿公阿婆嘴里飄出來的鬼故事,驚險中還帶著些妙趣橫生,刺激又好玩,久而久之,阿公阿婆的孫子孫女都被吸引來一起聽,形成了個不定期的鬼故事會。

  一天隔壁的阿婆來串門,她又來抱怨家里發現了蛇,家奶說:“有蛇不是很好嗎?吃老鼠。”

  是啊,是沒有老鼠了,我記得以前你們家老鼠最多了,到處是老鼠洞啊!什么時候開始就沒有了?好像是那年小璇子出生,死了好多老鼠啊!小璇子是過年生的,那個正月啊,這一塊到處是死老鼠,那個味道哦……”

  “小照他奶奶,你記錯了吧,這么多年了,不得忘了,還記得呢,那是后好幾年的事了!”她還沒說完就讓家奶給糾正了。

  “啊?瞧我這記性哦!”家里是老鼠洞,那為何家奶告訴我是蛇洞呢?究竟是哪年死了好多老鼠?如果是我出生那年,為何家奶又不讓說呢?和我沒關系,這么忌諱做什么?

  當時我還在上小學,放學后都會和小伙伴們釣龍蝦,小孩們也喜歡八卦,我決定問一下。我把蚯蚓拴在線上放進水里,“小明。”

  據說每個人身邊都有一個叫小明的,我的身邊也有個小明,是教書先生家的兒子,他爸就在我們小學教書,如果有那種事,他應該記得,小明剛釣到一個青蛙,又放回塘里,然后躥到我這邊來,“璇子,你家球球沒跟過來?”球球是家奶家養的鴨子,家奶家只養了一只鴨子,我釣龍蝦就把它帶過來,釣一個它吃一個。

  “今天球球不餓,小明,你聽過有一年春節死了很多老鼠的事兒嗎?”

  “沒有。”他擦了擦汗。

  我甩甩棍子,“那回去問問你爸唄,幫我問一下。”

  “我爸記性最差了,除了星期幾別的都不記得……”

  “那算了吧。”說不定是我多想了呢,故事聽多了,就愛疑神疑鬼了,于是很快就忘了,又歡喜地釣龍蝦去了。

  阿公阿婆的兒女們一直都在本地謀生計,就在我小學四年級的那年,老人的大兒子去了沿海城市打工。大兒子家秉承計劃生育,只有一個女兒,就是我喜歡的姐姐薛芳芳。某天中午放學,我就看到她蹲在她家后門口哭泣。

  “芳芳姐,你怎么哭了?你早上是不是沒上學啊?我放學都等了你好久呢。”我詫異地看著她抱著膝蓋,嚶嚶地啜泣,問了她也沒答話。我剛要去安撫她,余光瞥到阿公阿婆家有人匆忙進出,抬頭一看,是他家的二叔叔,大姑姑,還有……二叔叔的兒子薛照……發生什么事了?我趕緊跑進去,一看滿屋子都是人,阿公阿婆除了大兒子的兒女都在,兒媳孫女全在里面候著,還有附近的村民,小屋子里塞滿了人,阿公阿婆住的房子是一間大屋子,中間用布簾子隔出兩個開間,此時布簾子已經不見,我看見癡癡地坐在床上的阿公,守在床邊的家奶,還有……躺在床上的阿婆。

  阿婆……是不是生病了?我沒見過這么沒生氣的阿婆,她平時都是笑瞇瞇的,總是問:“璇子,要不要吃糖,阿婆這兒有好多吃的。”阿婆躺在床上,雙目緊閉,一動也不動。我也沒見過這么沒表情的阿公,阿公爽朗的笑聲常常引得聽故事聽得發毛的我輕松不少,此時的阿公,呆呆地看著床上的阿婆,他不說話,一屋子都靜默了,我看到大家都在悄悄抹眼淚,忍不住喚了聲,“家奶,阿婆怎么了?”

  我被家奶拉回了家,家奶摸摸我的頭,嚴肅地跟我說:“阿婆病倒了,這段時間你不要去打擾她,知道嗎?”

  “很嚴重嗎?”我看到好多人。

  家奶嘆了口氣,“人老了,這一躺就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起來了。”

  我頓時淚眼婆娑,“芳芳姐他們都知道嗎?”

  “就是你芳芳姐看到的,家奶其實早上起來就看你阿婆不對。”家奶的坐到椅子上,我也順勢坐在她腿上。“早上家奶起來煮早飯,在門口撿柴火,看見你阿婆拎著衣桶走的很急,一步跨的很大,璇子啊,她平時走路慢悠悠的,稍微走快了就歪歪扭扭,這次必有原因。”

  “璇子不懂,家奶,走路走快也有問題?家奶,為什么?”

  家奶抄起圍腰給我抹眼淚,自己眼眶也紅了,“有句古話叫‘趕著去投胎’,一個人要是時辰到了,就會有不同的表現,說是有一對夫妻,有次趕著去賣蒲草,不巧在路上撞翻了一個果農,果農破口大罵‘你們趕著去投胎啊’,沒想到這對夫妻,還真就趕著投胎,剛到集市上就被車被撞死了。你阿婆可能就是這個情況,她洗完衣服回來,倒地時讓正要上學的芳芳看見了,那時你已經走了。”

  我抱著家奶的脖子,“那阿婆是不是知道自己……所以才……”

  • 邯鄲
  • 河北
  • 國內
  • 國際
  • 最熱
成安三院聯合《護眼世家》為全縣中小學生免費體
10-25
邯鄲武安六中舉行弘揚傳統文化朗誦比賽
10-25
新疆和靜縣旅游推介會在邯鄲市舉行
10-25
邯鄲警方抓獲網上逃犯 嫌疑人拙劣伎倆被識破
10-25
邯鄲臨漳發現佛寺塔基剎柱礎石 填補漢唐考古學
10-25
邯鄲公交站牌破損 市民稱影響市容
10-25
滄州一工人被高壓電電傷 身體多處燒焦
10-25
泊頭市環保除塵設備生產企業高壓靜電除塵設備暢
10-25
保定處罰違停車輛 通知單可現場打印
10-25
京新高速涿鹿段6車追尾 致兩死兩傷
10-25
河北清理拒不支付工資案件 欠薪95萬包工頭被刑拘
10-25
邢臺排污企業挖暗溝直排廢酸(圖)
10-25
劉金國憑啥當選中紀委副書記
10-25
四川涼山兩局長因違紀違法被“雙開”
10-25
杭城陪跑族為夜跑姑娘服務 每小時15元
10-25
土豪建百套別墅 免費送村民
10-24
兒子吸毒16年 母親為求安寧報警
10-24
廣東翁源93名學生集體嘔吐
10-24
埃及75歲老翁已結婚204次 破世界記錄
10-25
英國一女子稱自己40年里遇到17次外星人
10-25
聯合國安理會強調堅決打擊一切恐怖主義
10-25
利比亞軍方在班加西奪取一民兵武裝基地
10-25
埃及宣布西奈半島北部進入緊急狀態
10-25
安倍內閣陷入丑聞 道歉稱對不起國民
10-25
情侶海中激情導致下體不可分離 被送醫“分體”
10-21
男女街頭長椅玩“路震” 城管多次訓斥攆不走
10-22
(恐怖)我是裹著蛇氣出生的,從小便不一樣
10-17
我是裹著蛇氣出生的,從小便不一樣(2)
10-20
醉酒女子被流浪漢強奸不實 竟取款機下發生性行為
07-29
衡水二中一女生跳樓身亡
10-13
網羅天下
  • 我是裹著蛇氣出生的,從小便不...

  • 中國建國初期的十大靈異事件

  • 央視女主播也被騙 揭秘全球...

  • 至今無解:探索通古斯大爆炸...

  • 你永遠都不想生活在地球上的9...

  • 揭秘日本"五大誘惑女神" 爆...

新聞圖片

  • 【第二十八期】201...

  • 《邯鄲人物》第1期...

  • 【第二十九期】201...

  • 《邯鄲人物》第2期...

地址:邯鄲市水院北路甲23號 客服熱線:400-707-4888 經營許可證:030030號
邯鄲之窗  www.ekowanz.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證:冀B2-20080045 冀ICP備13008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