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披上外衣、使用暗語、轉入地下……培訓機構暗流涌動

來源:北京晚報編輯:保存2021-08-17 21:04:13
分享:
  披上外衣 使用暗語 轉入地下

  培訓機構暗流涌動

  今年暑假,預備小升初培訓群里“暗語”頻出,培訓機構老師和家長們卻心照不宣。記者調查發現,“迎春杯”“華羅庚金杯”“走美杯”等中小學數學杯賽被叫停后,培訓機構轉入地下。

  廣告更隱蔽

  “紅色教育”下藏著華杯賽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進一步加強‘四史’學習教育,推動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教育,我們將組織開展以‘不忘百年初心,踐行歷史使命’為主題的愛國主義教育研學系列活動。”近日,一份愛國主義教育天津研學營方案在北京不少小學生家長群里流傳。

  該研學營研學行程地點涉及基輔號航母、平津戰役紀念館等,“課程目標”也振奮人心:讓青少年感受革命戰役的勝利,通過學習歷史加深對黨、對祖國的了解,增強學生愛國主義熱情。

  但記者打開某家長分享的推薦頁面卻發現,手機掃完報名咨詢二維碼后,跳出的卻是“‘華數之星’總評報名、咨詢”的表單,要求填寫孩子的姓名、年級等信息(見上圖)。不少公眾號在推薦這個研學營時,標題直接打出“你懂的,眾所周知,這個研學營‘意義非凡’,名額有限,暑期錯過無。”

  “說是參加研學營了解先鋒榜樣,引導青少年童心向黨,其實就是去參加2021‘華數之星’青少年數學大會。”一位海淀家長向記者一語道破玄機。據了解,“華數之星”青少年數學大會,前身是大名鼎鼎的中小學數學四大杯賽之一——“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俗稱“華杯賽”)。多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競賽名稱有變,但具體組委會人員并無變化。

  “由于疫情,這次天津研學營被迫改成了線上,但線下活動并不重要,關鍵是競賽。”大鐘寺附近一培訓機構的王老師告訴記者,今年的“華數之星”不再是純奧數題目,還涉及編程題、國民問答(黨史)等。“黨史題都給了范圍,劃了重點做填空,真正拉開分數差距的還是數學題。”

  包裝更花哨

  報名價格一路漲高

  這并非“研學營”第一次改頭換面來避開外界注意。去年8月,2020“云游中國,數學華夏”青少年研學營在線舉行。記者查閱該研學營的注意事項時,卻發現赫然寫著:“活動中使用鷹眼監控系統的手機需豎起放在參加活動者的側后方,手機監控屏幕中要求能夠顯示出參加活動者的全部上半身。”

  在線研學營為何用上鷹眼監控?“這個‘云游中國’就是‘迎春杯’,孩子考試必須由家長用手機開啟鷹眼系統,全程開啟揚聲器。”知春路附近一培訓機構的張老師表示,從報名到比賽,所有資料全程不會出現任何杯賽字樣,僅以研學營代替。“但大家都知道,這就是迎春杯。”

  2019年,教育部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名單》,這份僅含31項全國競賽的“白名單”引發中小學生競賽圈“地震”,不在其列的“迎春杯”等奧數杯賽被迫轉入地下,以各種名目包裝起來。

  “叫什么不重要,換多少名字都沒關系,家長都心知肚明。”海淀家長石女士對各類杯賽如數家珍,“最有分量的肯定還是1984年開辦的迎春杯,現在改叫大師賽或者數學花園探秘,其次是華數之星,再次就是希望杯、美國數學大聯盟杯賽等。”這些杯賽的“含金量”還有嚴格的換算比例:“迎春杯金銀獎比例低,銀獎對標的是華數之星的一等獎,銅獎對標的是華數之星的二等獎。要是華數之星僅僅拿個優秀獎,基本等于沒用。”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杯賽以“研學營”、“夏令營”的名目包裝后,報名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迎春杯最早有初復賽環節,改成夏令營后全部取消,直接變成了大師賽。但比之前在北京考要貴得多,報名價格從基本不收費跳漲到6000元至6500元左右。‘華數之星’青少年數學大會暑期價格則更貴,報名價格在8000元至10000元左右,不含外地交通費。”記者調查了12家培訓機構發現,這些機構均各類杯賽代報名服務及刷題班,學員還能享受“內部優惠”。

  簡歷更精美

  家長堅信簡歷對進名校有用

  “小朋友再下一城,大師賽銅獎,這一年多努力沒白費!”西城家長吳女士在社交平臺上激動地曬出證書。對于吳女士來說,兒子沒拿到更好的成績也沒關系,有這個證書就夠了——它將為兒子的小升初簡歷數學一欄添上重要一筆。

  盡管北京小升初以派位為主,但不少家長仍堅信投遞簡歷是進入名校的一種有效方式。“每逢小升初,海淀朝陽一些學校會開放簡歷投遞入口,家長一般會將紙質簡歷直接送到學校門衛處,或者抓住學校開放日等機會投遞。”石女士表示。

  石女士展示了一份小升初簡歷,記者看到,簡歷封面包裝精致,內有五百字的自薦信、個人信息表、獲獎情況表、八百字的班主任推薦信、包括8張照片的個人風采展示等,厚達27頁,堪比一本宣傳冊。

  “簡歷里別人有杯賽證書,我們沒有的話就會很焦慮。”吳女士告訴記者,以迎春杯為例,比賽分為低年級組(3-4年級)和高年級組(5-6年級),每個年級的試卷均不一樣,年級越低,難度越低,得獎概率也越高。為了提高獲勝幾率,吳女士身邊很多小朋友從3年級就開始備戰競賽,力求在4年級升5年級的夏天“一戰功成”。

  “5年級的孩子拿杯賽獎最有用,很多學校都會提前招生。”王老師告訴記者,這有助于小朋友提前鎖定理想初中。“我們建議家長3年級開始有意識讓孩子接觸迎春杯試題,4年級開始正式刷題訓練。”

  為了“美化”小升初簡歷,部分家長不惜造假,部分培訓機構也模板和代寫服務。“大師賽的金獎銀獎難度很大,但銅獎基本參賽就有。為在銅獎段分出差距,后來外界又將銅獎分為高分銅和低分銅。”黃莊某培訓機構的胡老師告訴記者,家長不妨直接將孩子簡歷寫成“××年獲得高分銅獎”,“您寫簡歷的目的是為了讓學校一眼看中孩子,不管寫什么,達到目的就成。寫個高分銅,學校一般不會核對,但涉及金銀獎學校一定會調出底分復查。”

  教育督導委:任何競賽均不與小升初掛鉤

  在走訪中,幾家培訓機構的老師均對記者透露出一個信息:優質初中為了中考升學率也需要掐尖,杯賽是雙向需求。“從今年的小升初看,絕大部分的初中都會參考杯賽證書,比如人大附中,今年杯賽成績的錄取比重明顯調高。”一位培訓機構的老師表示。但這個判斷標準從何而來?這名老師語焉不詳,在記者一再追問下只能承認:“我們也是根據最終公開錄取結果事后復盤推斷出的。”

  事實真的如此嗎?記者查詢教育部公布的《2020-2021學年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名單》發現,上文中提到的大師賽、“華數之星”青少年數學大會、“華數之星”夏令營等比賽均不在35項白名單中。

  去年12月30日,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辦公室再度重申: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需審批才能舉辦,任何競賽獎項均不與基礎教育階段招生入學掛鉤。

  “在沖刺心儀的學校時,任何消息對家長而言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位海淀家長對記者表示,希望北京市教育管理部門以及各中學招生辦能夠明確這些杯賽對升學無用,否則家長們的焦慮不會緩解,培訓機構也會繼續傳播小道消息借勢營銷。 本報記者 袁璐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ekowanz.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