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付費刷課、寧刷不上……告別應付式刷課,網課怎么上

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保存2021-08-30 10:04:50
分享:
  聚焦

  三問“付費刷課”亂象之三

  告別應付式刷課 大學網課怎么上

  “付費刷課”“寧刷不上”……如今,針對大學生上網課的討論越來越多。在一些大學生“應付式刷課”的背后,是不少時間冗長、內容乏味、考核死板的“低質網課”橫行校園,不少大學教師和專業人士也在討論、反思大學中的網絡課程究竟出了什么問題。

  網課可以代替老師的正常教學嗎?大學教師應當如何設置、安排線上線下課程的比例?線上課程應當如何保證教學質量?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了多位大學教師和專家,共同探討網課的正確打開方式。

  網課不是扔給學生一個圖書館,讓學生隨便看

  如今,我國相關平臺上線慕課數量已增至3.2萬門,學習人數達4.9億人次,在校生1.4億人次獲得慕課學分。線上教學的體量巨大,也在日常教學中越來越有存在感。網絡課程究竟應當承擔什么角色?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郭文革長期研究網絡教育,她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人們通常把網絡課程和面授課程看作兩大類課程,其實,就像面授課程也有優劣中差一樣,網絡課程也分很多不同的形式,以錄播視頻為主的大規模在線課程,實際上更像是一個“視頻閱讀”行為,而不是一種課程教學行為。

  郭文革表示,如今常見的網絡課程,其開發設計的主要任務是錄制“視頻教學資源”,沒有或者僅設計少量的交互教學活動。這類課程本質上是一種數字化的“讀物”。沒有對教學過程的管理和及時的檢查、反饋與評價,只“讀物”不會自動帶來有效的教學過程。“我們不能扔給學生一個圖書館,告訴學生‘你隨便看吧’。”郭文革說。在她看來,正因為如此,大多數“以教學資源為主”的網絡課程,學生的參與度都比較低,網絡教學質量不高。

  郭文革表示,在明確了“講授視頻”只是一種數字化“讀物”的前提下,大學老師在給學生安排網絡課程學習任務時,就需要考慮合理的學習負擔,像指出閱讀的重點章節那樣,指明要看哪一個視頻的哪一段內容,并配套設計視頻閱讀報告、用思維導圖提煉內容結構等一系列“數字化寫作”活動,這樣才能對學生看“視頻”的效果進行個性化的檢查和評估,從而構建出一個動態、連續的學習過程,這才是優秀的在線課程應該有的樣子。

  除此之外,郭文革指出,其實還有一類“以學習活動為中心”的網絡課程,這種網課中,老師基本上不錄視頻,而是像課堂教學中選擇優秀教材一樣,精心選擇、裁剪互聯網上的優秀視頻資源,然后依托教學平臺和網絡交流工具,精心設計一系列師生/生生交互的“教學活動”以及教學評價方案。

  這類網絡課程要求老師從學生的視角出發,為學生設計一個學習路線,安排在線學習任務,并依靠對每一項教學活動的及時評價與反饋,引領學習者閱讀和使用各類“教學資源”,完成各類學習任務。國外有研究表明,這種小班制、高交互的網絡課程,學生完成率高,學習質量有時候甚至比普通面授課程還要高。

  “當然,這需要老師們投入大量的精力進行課程設計和準備,在教學過程中以評價作為管理手段,及時為學生反饋。一門高質量的在線課程,教師投入的工作量比傳統課堂教學要大得多。這是一種很難‘刷’過的網絡課程。”郭文革說。

  在線上線下混合教學逐步變得普遍化的今天,成功的混合式課堂離不開老師們大量的思考、實踐和探索。

  張恒(化名)是北京市某高校的教師,今年是他第三年開設線上線下混合教學。3年間,他一直監控著學生的學習成績和學習反饋。

  “第一年做混合式教學時,我對于混合教學的理解比較片面,一學期下來,班里的同學也不是很適應。單就成績而言,第一學期同學們的學習成績略顯下降。”張恒坦言。

  第二年,按照混合教學的教學特點和規律,張恒對教學大綱和教案全部做了重新設計。結果,教學效果開始顯現,第二年同學們的成績優于以往任何一年,之后,他就按照這個模式一直延續下來。

  “我們學校對混合教學的老師是給予雙倍工作量獎勵的。說實話,學校這個獎勵工作量真不是白給的,我發現自己真的要做雙倍的活兒。這門課我本來已經講十幾年了,為了做混合式教學,累積了十幾年的東西全部被顛覆了。”張恒說。

  網課如何管理?要在數量、學分上控制

  如今,海量的線上課程充斥著大學生的學習生活,如何為學生們篩選、規劃、設計課程,成為不少高校教學管理工作的重要內容。

  2020年11月,教育部推出首批國家級一流本科課程,共計5118門,其中包括1875門線上一流課程、728門虛擬仿真實驗教學一流課程、1463門線下一流課程、868門線上線下混合式一流課程和184門社會實踐一流課程。在這五大“金課”中,面向高校和社會學習者開放的線上一流課程,即精品慕課最為大家所熟知。

  這一舉動在質量上推動了線上課程進步和發展。但是,僅有高質量的課程還不夠,好的教學安排,嚴格的管理措施,才能真正讓這些“金課”發光。

  高琪(化名)是北京市某高校的教務處教師,她表示,為保證課程質量,從網絡課程的選擇上,學校大部分引進的是幾大知名網絡慕課平臺的課程。

  其次,在引進課程之后,學校會按照自身的師資情況和學科特點進行分類。高琪表示,“一類網課是有相關學科背景的老師,學校就會配備線下的輔導教師,在課程基礎上進行答疑和拓展講座,開設混合型課堂。還有一種純網課,這種課我們是嚴格控制開設和選課數量的,學生選擇純網課最多不能超過一個學分。”

  “還有一些課程,通過學校評估沒有專門開設課程的必要,但是值得學習,我們會作為學習資源向同學們開放,同學們可以自愿觀看,但不作為公選課。”高琪說。

  為避免大學生出現刷課情況,高琪表示,作為教務部門,她和同事們除了在慎重引進課程、嚴格管理學分、配備線下教師等方面下功夫以外,還會對進行線上線下混合教學的老師們進行嚴格的審批制度。

  “即使已經開設了混合課程,每學期仍要重新評估。這樣避免發生有些老師通過線上課程而‘偷懶’的情況。”高琪說。

  如今,越來越多的高校開始行動,在網課管理上下功夫。

  安徽師范大學教務處副處長崔光磊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在線教育的發展,近年來學校也在不斷完善管理線上課程的方法。除了通過技術手段在后臺全天候監測學生的線上課程異常行為、從嚴處罰之外,學校還在逐步完善線上課程,特別是在線通識課的準入制度。

  “課后,學校還開展相應的督導和評價制度。在課程考核中,如果有學生們負面評價比較突出,或者考核出現種種問題的課程,我們就會立即叫停。”崔光磊說。

  面向未來,網課不能替代線下教學

  如今,大學生刷課問題成為了網絡和眾多媒體關注的焦點。這個因在線教育催生的新問題,也讓不少老師開始思考線上和線下課程的關系。

  在崔光磊看來,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課,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依然是永遠的王道。

  “刷課的問題看似是‘線上’惹的禍,但事實上如果一門課的質量不行,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都會有‘刷課’的現象發生。”崔光磊說。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在線教育為保障正常教學秩序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更是讓不少學校加速進入了信息化教學時代。那么,學校和老師應當如何看待線上教育,應對教育信息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呢?

  崔光磊表示,線上課程應充分發揮線上的長處,但不能替代線下教學。“線上的特點是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可以反復觀看,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普通學生和名校學生之間的差距,但是線上缺少了老師和同學之間個性化的互動。大學除了教書還要育人,課堂的靈魂還是要老師和學生面對面才能建立起來。”

  在2020年年底的一次會議上,中國教育學會原會長,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鐘秉林表示,在后疫情時代,線上線下相融合的混合式教學可能要成為學校教育的新常態。在這樣的背景下,“要構建線上線下教學相融合的新常態的教育教學質量保障體系,堅持以學生為中心,堅持結果導向,根據對學生學習效果的跟蹤,來反向設計我們的培養方案、課程體系和教學方式。相關的教學研究工作,教學評估工作以及學校的教學督導工作都要與時俱進,要能夠適應這樣一個發展趨勢。”鐘秉林說。

  此外,鐘秉林強調,教師的育人功能一定要強化。

  “有人推測過些年一些傳統的學校要消亡,有些教師可能要失業。我們的信息技術,比如人工智能在某些問題的解決方面已經遠遠超過人類。在這個背景下,難道我們教師就要失業了嗎?我覺得這屬于炒作。”鐘秉林說。

  鐘秉林表示,越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教師越要提高教學能力。“比如組織學生進行探究式的學習,比如和學生在一起開展互動教育,這些只能提高,不能削弱。”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葉雨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8月30日 08 版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ekowanz.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